bob:“奥运经济”持续发热,流量背后亦有网暴等争议
来源:bob      发布时间:2021-09-17 03:49:5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任思卓

2021年8月19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通告,依法驳回恶意抢注 “杨倩”、“陈梦”、“全红婵”等109件商标。

通告中表示,个别企业和自然人把“杨倩”等奥运健儿姓名和“杏哥”、“添神”等相关特定指代含义的热词进行恶意抢注,提交商标注册申请,以攫取或不正当利用他人市场声誉,侵害他人姓名权及其合法权益,已产生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中国奥委会也发表声明,要求相关个人和企业立即撤回和停止商标注册申请。

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如未获得运动员本人或未成年运动员监护人授权,不得以奥运健儿姓名恶意抢注商标或其他侵犯运动员姓名权等合法权益的行为。

此类行为屡禁不止的背后,主要是因为违法成本低但可能得到的收益巨大。

对这些恶意抢注的企业和自然人而言,只需动动手指提交申请。

一旦侥幸抢注成功,他们便可将自己的商品与奥运健儿绑定,提升商品知名度;甚至还可以通过售卖商标等行为牟利。

奥运健儿们的权益得到了及时保护,与此同时,此类抢注情况,某种程度上也凸显了“奥运经济”热度持续。

东京奥运会中,不少运动员表现优异,载誉而归。而回国隔离期间,他们则积极通过短视频、直播等分享生活,进一步拉进与受众的距离。

当下,奥运金牌得主们,拥有了不亚于明星艺人的流量热度。

面对如此热度,在防止有心之人觊觎权益的同时,奥运健儿们和整个大体育产业,正在摸索借助流量更好地帮助挖掘商业价值。

合作、代言是最常见的商业化手段。奥运会以来,不少奥运健儿与品牌达成合作,或推广、或代言。

苏炳添签约小米,成为小米首位代言人,后合作袋鼠妈妈、七匹狼等品牌;孙一文成为Kappa品牌运动大使;谌利军签约平安保险旗下平安健康险,成为其品牌健康大使。

当然,奥运健儿的商业价值并不仅仅局限与此。

不少奥运健儿注册本人相关商标,为自己的品牌引流,主动发掘自身商业价值。

东京奥运会上,举重运动员吕小军以抓举170公斤、挺举204公斤,总成绩374公斤,三项均打破奥运记录,获得东京奥运会举重男子81公斤级冠军。

夺冠当天,吕小军个人品牌“luxiaojun”天猫官方旗舰店销售额激增1600%,而此前,吕小军品牌海外销量近中国两倍。

当然,提到个人品牌,必须提到李宁。

李宁品牌创始人李宁曾在洛杉矶奥运会上获得三金两银一铜,其职业生涯共获得14个世界冠军。

退役后,李宁转向商界,以自己的名字注册了商标。目前李宁已经是我国专业运动领域的领军品牌之一,营收喜人。

据李宁集团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李宁集团收入达101.97亿元人民币,较2020年同期上升65.0%。

李宁的个人品牌实践可以说是运动员商业化的极致模版。对于其他人而言,真正要做到难度巨大。

不过,奥运健儿商业价值不断提升、热度不断增大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些争议。

运动员的私生活遭到无休止的窥探和猜测,从过往经历到家人朋友等等无一幸免,网络暴力也屡有发生。

奥运会,14岁小将全红婵以五跳三满分,创世界纪录的成绩获得了女子跳水十米台的冠军,得到了全民的关注。

全红婵夺冠后,不少主播围在全红婵家周围直播,甚至一边直播一边带货。据报道,全红婵夺冠后的几天,附近每天人流量多达2000人。

流量如潮水般涌来,给全红婵及家人造成了巨大影响。

奶奶被骚扰到连续两天无法正常休息;父亲因采访中的一段话被网暴只会“抽烟”“生娃”和“吸血”;全红婵本人因不认识妈妈病历上的一个字,被嘲讽没文化……

而这些并非个案:奥运会期间射击运动员王璐瑶因失利被网暴到删博;跳水运动员杨健因没有第一时间祝福队友被指责“不服气队友”;伦敦奥运会冠军徐莉佳因连线采访许昕时提到混双失利,其社交媒体评论区被不堪、过激言论充斥。

伴随流量到来的,不只是益处,还有不少问题,等待着运动员和整个中国体育界慢慢消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