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深度】收割华为流量后,金康赛力斯能健康活下去吗?
来源:bob      发布时间:2021-09-15 16:03:13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8月13日,备受舆论和资本追捧的重庆小康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7月产销快报。

数据显示,今年7月小康股份旗下的新能源汽车,产量与销量分别为3,790辆和3,189辆,同比增加254.54%和113.45%。

据中汽终端零售数据显示,被华为强力加持的爆款新车赛力斯SF5实际销量远没有大家预计的那么高,4到7月SF5的销量成绩分别为129辆、204辆、1,097辆和507辆,与品牌所宣布的“两天订单破三千”、“一周订单突破6,000台”、“一个月全国订单已超一万辆”等成绩相去胜远。

但目前小康股份在资本市场上却逆势而上,总市值为801亿元人民币,远高于汽车行业的平均市值277亿元,在同行业个股中排名第七,是其第二大股东东风汽车的4倍多。

现在让我们看一看这家在消费者心中几乎没有存在感,却因与华为深度合作之后市值飙升企业的来龙去脉。

失败的开始

时间拉回到2016年7月。

小康股份受让一级子公司瑞驰汽车持有的东康新能源100%股权,并将后者改名为"重庆金康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同时启动25亿元的纯电动乘用车建设项目。

几乎同时,一家名叫SF MOTORS的造车新势力在硅谷正式诞生。SF其实就是源自旧金山的英文缩写,创始人兼CEO张正萍,正是小康控股集团董事长张兴海的儿子。

一年后,SF MOTORS与司InEVit股签署协议,收购其100%股权。InEVit由特斯拉联合创始人Martin Eberhard创办的电动汽车公司。

当时据小康股份收购公告,InEvit净资产为-39.11万美元,评估值3,430万美元,最终确定交易价格为3,300万美元。

但在上交所询问并要求解释后,InEVit公司净资产突然由此前的-39.11万美元变成1.3亿元人民币,收购增值率达到8,772.7%。

这一行为背后的原委无从得知,但的确影响了海外资本对SF MOTORS的看法。

2018年,SF MOTORS刚发布高端电动车SF5没多久,张正萍就关闭了这家硅谷公司,将全部股权转到小康股份旗下的金康新能源,正式转战国内市场并有了一个新名字:金康赛力斯。

一年后的4月10日,成为金康赛力斯旗下首款高端电动车的SF5二度举办上市发布会。

就在同一天,理想ONE也上市了。巧合的是,这两款新能源车都是增程式车型。

发布会现场,已是金康赛力斯创始人兼CEO的张正萍表示,金康赛力斯SF5预计会在同年第三季度开始量产交付,未来还将会同步推出纯电版。

可惜这款车的量产计划毫无意外地拖延了,直到2020年7月才正式上市,仅有增程式版,定价24.9-33.9万元。

这款定位5座中型SUV的赛力斯SF5,车身重量超过2.4吨——比采用1.2T小型3缸动力的七座大型SUV理想ONE还要重,价格也更高。

有数据显示,赛力斯SF5 2020年12月销量仅为62辆,理想ONE当年12月单月销量为6,126辆。

更为糟糕的是小康股份2020年的业绩表现。在新冠疫情和金康赛力斯的“双重夹击”之下,年营业收入143.02亿元,同比下降21.12%。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近10年来出现首度亏损,亏损额高达17.29亿元,同比下滑2690.76%,幅度令人咂舌。

华为救场?

事情在华为入场后有了转机,让我们回到今年1月25日。

当天,华为与小康股份达成战略合作,推出了第一款搭载智能增程“驼峰”系统的合作产品SF5自由远征版。

当然,即使SF5自由远征版只算两家合作的试验品,依旧是科技大厂联手自主品牌的划时代产物,可谓是新车营销的最佳卖点。

赛力斯的营销方式还是让人跌破眼镜——蹭了争议颇多的“1,000km续航里程”这个热点。

赛力斯甚至宣布,自己的SF5自由远征版是继广汽埃安、上汽智己和蔚来之后,第四家NEDC综合工况续航达1,000km以上的新能源车,亦是唯一一个以增程式动力系统、而非电池包技术达到这一门槛的汽车品牌。

这一举动被不少专家“吐槽”:“增程式系统里程一小部分由电力驱动,剩下的一大部分由汽油机带动发电机发电。赛力斯的增程式属串联式混合动力,其汽油机结构较为简单,工况也简单,油耗便低一些,同一技术,油箱大一点的车型续航里程将更远一点。”

此外,为了展现赛力斯对于新造车产业研发和投资的“高瞻远瞩”,CEO余海坤在发布会现场大谈品牌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的新能源核心技术投资布局。

比如成功投资了美国新能源三大领域的顶尖公司——固态电池TeraWatt,激光雷达公司Innovusion,豪华电动车品牌Lucid,同时在智能驾驶方面投资了Wheego。

但事实上,TeraWatt只是赛力斯还是SF Motors时旗下的一个部门,全名为TeraWatt Technology;Wheego就是双环小贵族在美国成立的一家电动车公司,十年前就销声匿迹。激光雷达公司Innovusion和豪华电动车品牌Lucid的数次融资历程里,从未出现过赛力斯或小康的名字。

股价翻了7倍

直到今年4月上海车展开幕,赛力斯的“营销噩梦”才告一段落。

华为正式从幕后走到台前,撸起袖子和赛力斯一起举行了生态合作发布会,联合发布了由双方共同打造的“高性能电驱轿跑SUV”赛力斯华为智选SF5。一周之内,赛力斯华为智选SF5的订单突破了6000辆。

更重要的是,有了华为智选的加持,母公司小康股份开始受到资本市场的格外青睐,股价从年初的17.08元/股一路飙涨屡创新高。

6月22日更是创下83.83元/股的历史新高,市值更是突破了1000亿元人民币,这一数据较去年4月底的7.62元/股,整整翻11倍。

而截止8月13日收盘,小康股份为59.01元/股,虽然已较两个月前下跌三成,但依旧翻了7倍多。

图片来源:赛力斯

当然,此次赛力斯挂靠华为的营销策略相当正确,与华为的深度合作的确让他获得了更多的关注度以及相应的技术支持。

在华为概念的加持下,赛力斯华为智选SF5成为首款入驻华为商城的新能源汽车,并可在华为终端体验店接受预定。

另一方面,目前赛力斯4S店全国不超过30家——与蔚小理等新势力相比,其售后服务已是必须考虑的问题,根本无法依仗华为。

华为的确能够给赛力斯带来足够的流量和销量,可如果自身产品、品牌力以及服务等软硬件没及时跟上,终将还是会被市场淘汰出局。

生产摩擦不断

8月初,据一位已从重庆金康两江智能自建工厂生产线离职的员工表示,产销跟不上,是因为工厂一直都未达到华为技术人员的要求。

后者给赛力斯SF5提出了许多具体且实际的品控指标。

比如必须大大提高三电部分的安全性和耐久性标准,且远超国标。打个比方,华为要求振动试验时电驱需要通电,必须要模拟电驱运转的同时,加上振动试验条件。此外,还提出耐久测试必须要达到高温环境105摄氏度,耐久时间超过2500个小时,而金康工厂的耐久测试,过去只是在室温下达到500小时而已。

按照华为的新要求和新标准,这家4.0工厂的整车试验复测等方面均不合格,等于是翻倒重建。

这直接导致赛力斯与华为的合作在生产方面摩擦不断。

且目前整个金康工厂生产线施行的是华为作息制度,俨然成为了华为的“代工厂”,一线生产人员已经进入两班倒模式,虽然在汽车生产中加班是常态,但按照金康过去的产量来看,未必能在短时间内跟上华为的步伐。

这也让赛力斯的技术生产人员叫苦不迭,更别提华为和赛力斯两家公司员工在食宿、收入等方面存在着明显的差距,工厂有不少人选择离职。

另据内部人员表示,8月12日金康工厂依旧在停工技改,8月交付情况也堪忧,预计交付要到9月中下旬才能正式上一个台阶,今年年底产能规划可达年产20万辆。

据说,至今还有不少4月底下大订(定金超1万元)的车主尚未拿车,拿到了超过6000元的出行补贴(赛力斯此前出了一个补贴政策:凡是大订超过60天的用户,可领取出行补贴200元/天)。

不少车主因此自嘲:“自己买的不是车,而是理财产品”。

也有大订车主表示:“已经在考虑转订单,赛力斯与华为都应该认真考虑如何增强消费者的购车信心,这不是一天200元的出行补贴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定制化绝不是拖延交付的好借口。”

华为流量的真实变现能力

从此,赛力斯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似乎只有华为才能拯救赛力斯SF5,乃至小康的新能源产业。

当然,还有一个最关键和根本的问题:华为真的带动了如此多的“订单”?

可以肯定的是,目前的销量数据并不能代表消费者的真实需求——记者近日在上海的几家华为终端体验店观察到,数码产品区域人头攒动,但赛力斯华为智选SF5附近几乎没什么人。

当然每座城市的实际情况不一样,比如今年6月赛力斯华为智选SF5进入北京,当地一共8家华为授权体验店的单月订单量近300台。

此外,赛力斯销量与订单量的悬殊差距,除了与金康工厂的产能释放有关外,很有可能与华为卖车与造车其实还处在试水阶段,故意不放开排期有关。

毕竟作为一家信息与通信技术解决方案供应商,华为也是首次卖车。

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钟师认为:“汽车与笔记本电脑、手机等小件数码产品完全不同,它是仅次于房子的大宗商品,即使是华为这样的超级大厂,先期一般会通过试水来缓慢加码,总比遭遇库存积压好。”

而且,这几年车圈早已默认了类似的营销套路。不过,介于赛力斯和华为这种“强弱联合”,各取所需的“深度捆绑”在汽车业界尚属首例,所以有不少专家认为,将他们看做一个商业案例,还不如看做一个“有意思的试验”。

赛力斯是否真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崛起逆袭翻盘,华为是否真能靠小康成为未来车企的最佳合作伙伴和方案解决者,让更多人看到双赢可能——在如今这个充满变数和变化的时代,还存在着较大的不确定性。